您的位置:鄂州市政协网 > 信息 > 调研报告
关于我市农村留守群体情况的调研报告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9月02日   
  市委:
  为进一步了解我市农村留守群体现状,解决他们当前面临的困境,推进和谐社会稳步发展,根据市政协常委会年初工作要点的安排,最近,市政协台港澳侨民族宗教委员会组织委员分别赴三区,就农村留守群体情况开展了专题调研。现将有关情况汇报如下:
  一、我市农村留守群体的基本情况
  (一)我市农村留守群体的现状
  当前,由于我市三区经济社会发展不均衡,“农村留守群体”现象在梁子湖区最为严重,鄂城区次之,华容区较好。据不完全统计,梁子湖区作为我市传统农业区,0-16周岁留守儿童4054人,占儿童总数的10.47%;留守老人4356人,占老人总数的17.26%;留守妇女2345人,占妇女总数的2.64%。华容区共有留守儿童987人,占儿童总数的4.31%;留守老人4024人,占老人总数的13.6%,其中庙岭镇、华容镇、段店镇、临江乡、蒲团乡的留守老人分别为560人、1103人、908人、614人、839人;留守妇女1130人,占全区妇女总数的2.51%。鄂城区留守儿童1739人,留守妇女1670人。随着人口老龄化逐步加快,社会生活成本不断提高,“农村三留守人员”占比有增加趋势。
  我市农村留守群体现象广泛存在,但形成原因、表现形式、个体需求等方面却不尽相同,并呈现出以下特征:
  广泛性和差异性并存:根据我们实际走访及相关数据反映的情况看,70%左右的农村家庭都存在留守问题,但具体形式不尽相同。从地域划分,梁子湖区地理位置偏远,尤其是涂家垴镇等乡镇,年轻劳动力大量外出沿海地区打工,常年在外,造成留守现象大面积存在;华容区的年轻劳动力,部分选择葛店或武汉打工,离家较近,能经常回家;鄂城区的农村年轻劳动力,相当一部分选择在城区打工,早出晚归,留守现象相对较少。从成员结构划分,有些是留守老人家庭,有些是“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家庭,有些是“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人”家庭。细化到家庭成员基本情况划分,有些留守儿童的父母都在外务工,有些则是父母一方在外务工,家庭成员的年龄结构、身体状况、文化教育水平等因素也存在差异,各自需要解决的问题也不尽相同。
  动态性和阶段性并存:农民工一代、二代和三代在物质追求、精神追求及当前现状等方面存在显著差异。从外出务工主要目的和当前现状分析,农民工一代是为了生存,目前大部分都已回到农村颐养天年,叶落归根;农民工二代是为了生活,他们中的部分人成功在城市中立足,完成了身份的转变。另一部分未能在城市扎根的,只能接受年迈后回到农村的现实,并面临着农村养老机构建设不完善、医疗保障水平较低、生活服务设施不便捷等问题,有些还要承担起抚养第三代的重任;农民工三代是为了发展,很多从小随父母在城市上学念书,毕业后继续在城市务工,实际已是“城里伢”。他们学历多为高中以上,相对于农一代、农二代,观念更新、见识更广、要求更高,与祖辈父辈有着明显不同的生活诉求与人生远景。他们所处的成长环境、时代背景都决定了他们不会考虑回到农村。但受历史机遇、经济条件和个人能力等因素制约,很多农民工三代在未来可能会面临不上不下的尴尬与失落,这也为我们的社会治理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
  普遍性和特殊性并存:由于城乡生活水平、就业环境、工资收入、教育条件、医疗能力等方面发展不均衡导致的差距,农村留守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农村留守群体面临着一些困难,但具体到不同群体,它们的表现形式却各有不同,形成原因也千差万别,有的夫妻在外打工,但父母身强力壮,可以照顾好小孩;有的则父母年迈体衰,无法承担照料孙辈的重担。有的丈夫外出务工,妻子在家务农,但夫妻感情一直稳定;有的或丈夫寂寞难耐,或妻子红杏出墙,婚姻陷入危机。例如在梁子区、华容区,普遍存在因出轨导致的婚姻破裂现象,且35周岁以下妇女的婚姻,相较35周岁以上妇女,更为脆弱。
  (二)我市关爱农村留守群体工作情况
  近年来,我市各级相关部门加强协作,通过搭建平台、政策支持、资金扶持和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等手段,为农村留守群体及时解决了一些困难和问题。
  一是组织摸排摸查工作。通过实行“三三三”摸排工作法,即准备阶段做到组织领导到位、责任明确到位、发动培训到位;实施阶段做到户籍信息对比、查漏补缺甄别对比、信息联动对比;分析汇总阶段做到摸排数据再核查、责任关系再明确、信息动态再更新,为农村留守群体建档立卡,并实时动态更新。
  二是搭建关爱服务平台。各级民政、妇联和团委等相关部门,通过组织开展庆“三八”、庆“六一”、爱国主义教育月、亲情书信、送戏下乡等主题活动,帮助留守家庭加强亲情联系,丰富文化生活,获取精神慰藉,让他们感受到政府的关爱;乡镇人民政府、村民委员会和驻村干部,通过定期、不定期走访农村留守家庭,及时掌握情况,积极向上反映,争取政策支持,尽力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和问题。
  三是社会力量积极参与。许多企业家和社会爱心人士为农村留守群体做了不少实实在在的事情。如段店镇台湾杏福生态农业园在武圣村开办阿婆餐厅,免费为全村80岁以上老人提供中晚餐;由民营企业家和张远村村民委员会联合牵头发起的——中兴土地综合服务专业合作社,企业家无偿出资,不求分红,合作社经营所得归属全体村民;团委、妇联等群团组织组建的青年志愿服务队、巾帼志愿者,为留守儿童提供学习辅导和思想引导,为留守老人义务打扫房间和照料生活,为留守妇女开展心理疏导和情感沟通。
  四是开展法律常识宣传。为提高农村留守群体的法律维权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开展法律知识和防护常识宣传教育活动,鄂城区针对女童防性侵开展的“公益木兰”活动,覆盖了全区乡镇的主要中小学和幼儿园;华容区、梁子湖区针对家庭暴力开展的相关普法活动,提高了妇女对家庭暴力的维权意识。
  二、我市农村留守群体存在的主要问题
  我市农村留守群体现象以梁子湖区最为严重,华容区次之,鄂城区较好。具体分析他们面临的主要问题,可归纳如下:
  (一)留守家庭基础架构失重,留守儿童成长环境堪忧
  一是生活缺少照料。由于父母至少一方不在身边,监护人日常生活需要顾及方方面面,且留守儿童家庭经济条件一般较差,精力、财力难免不济,导致对留守儿童的日常生活照料不够,部分困难家庭甚至仅能满足孩子基本的一日三餐,其他投入近乎为零。
  二是言行缺少管教。主要表现为单亲监护不善于管教、隔代监护不舍得管教、寄居监护无法管教。据统计,父母双方有一方外出务工的单亲监护家庭多为父亲外出务工,母亲在家照顾孩子。大部分留守儿童母亲的文化水平在初中以下,不知道如何管教约束孩子的言行;父母双方均外出打工的隔代监护家庭中,爷爷奶奶更容易溺爱孩子,对孩子的错误往往采取包庇、纵容、听之任之的态度,导致孩子的言行缺乏正确引导;寄居监护家庭情况较为特殊,多为亲戚代替孩子亲生父母充当监护人角色,由于担心管教过于严厉会招致孩子的怨恨和亲生父母的误解,因此不敢管、不愿管、无法管。这种放任自流的态度也导致孩子无法无天,毫无敬畏之心,有些甚至会做出危害社会之举。
  三是学习缺少辅导。一方面,由于农村留守儿童监护人的文化水平一般较低,无力辅导孩子学业,导致留守儿童对学习的兴趣、热情和自觉性都明显不如正常家庭的孩子。这些孩子学习成绩较差,学习态度不端正,无故逃课旷课,进而成为“问题学生”。另一方面,由于应试教育和唯分数论的影响下,老师们往往将有限的精力更多地投入到“优等生”身上,对“差等生”通常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导致很多留守儿童在学业上陷入了恶性循环的境地。
  四是心灵缺少关爱。长期与父母分隔两地,缺少交流沟通,留守儿童无法得到正常的亲情关爱,生活中的烦恼无处倾诉,成长中的困惑缺乏正确引导,往往导致留守儿童内向、敏感、自卑、逆反、懦弱、脆弱、易冲动、脾气暴躁、不善与人交流等个性与心理缺陷。
  五是安全缺少保障。农村治安环境相对较差,人口素质相对较低,留守儿童自我保护意识不强,心智发育不健全,监护人由于身兼多重角色,精力有限,一些孩子权益受到侵害,造成悲剧发生。
  (二)留守家庭组织结构失衡,留守妇女物质精神状况堪忧
  从现实情况看,留守妇女多为留守家庭的承重墙,上要照料老人,下要抚养孩子,还要默默忍受长期夫妻分居带来的寂寞空虚,在物质、精神层面都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
  一是生活压力大,身体状况差。留守妇女平时忙于农活,农闲时要做零工和家庭养殖补贴家用,还要照顾老人、小孩的日常生活,压力无人分担。长时间高强度的生产、生活压力,导致留守妇女身体状况普遍不佳。
  二是综合素质低,发展空间小。留守妇女普遍文化水平较低,多为初中学历,接受新理念、新事物、新技术的能力较差,且大多数没有生产发展技能,只能从事最简单的体力劳动,创业、就业发展空间明显偏小。
  三是心灵孤寂化,婚姻基础脆弱。一方面,长期夫妻分居两地,导致留守妇女夫妻感情淡漠。同时,留守家庭主要经济来源是依靠丈夫外出务工汇收入,一旦出现感情问题与婚姻危机,留守妇女就面临经济问题与生活压力。另一方面,农村传统的文化氛围保守,因担心流言蜚语,留守妇女无法向他人倾诉感情。同时,农村文化娱乐基础设施较差,留守妇女的业余文化生活比较单一,她们多选择麻将以消磨时间,有的甚至因此沾染赌瘾,给孩子和家庭带来不良影响。
  (三)留守家庭人伦赡养失缺,留守老人晚景堪忧
  留守老人是农村留守群体中占很大比例,梁子湖区留守老人4356人,占全区老人总数的17.26%;华容区留守老人4024人,占全区老人总数的13.6%。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农村留守老人普遍存在生活缺乏照料、精神缺少慰藉、身体状况欠佳、经济状况窘迫等问题,晚景环境堪忧。
  一是生活无人照料。农村留守老人由于子女外出务工,生活无人照料,经常存在60-70岁的老人还要犁打耙从事重体力农活,有些甚至还要承担起照料与看管一个甚至几个孙辈的责任,常常感觉力不从心。一旦身体健康状况不好,生病住院,生活不能自理,晚景悲凉。有的地方甚至出现农村留守老人突发疾病死亡家中三天无人知晓的可悲情况。
  二是精神缺少慰藉。一方面,长年与子女分离,离多聚少,留守老人缺少人伦之乐,倍感孤寂,孤寂与思念之情长期埋压心里无法释放。另一方面,对于农村留守老人来说,最大的文化生活就是看看电视,缺乏其他的文化娱乐手段,精神与文化生活缺少慰藉。
  三是经济状况差。留守老人因年纪较大,劳动能力较差,无论外出打工,或者在家务农都力不从心,多无固定收入来源。仅仅依靠每月杯水车薪的新农合养老保险,难以维持正常的日常开支,部分老人经济上完全依靠子女接济。一旦出现重特大疾病等特殊变故,由于无钱医治,只能选择在家听天由命。
  三、开展好农村留守群体关爱工作的对策和建议
  做好农村留守群体关爱工作,要坚持“政府主导、家庭尽责、全民关爱、标本兼治”的原则,充分调动各方力量,建立和完善农村留守群体关爱服务体系,建立健全农村留守群体救助服务机制。
  (一)建立完善农村留守群体关爱服务体系
  第一,强化部门协作,切实发挥政府主导作用。
  一是建议成立全市关爱农村留守群体专门工作组。通过联合开展摸排工作,摸清留守群体的基本情况;组织协调民政、妇联、团委、工会、关工委认真履职,发挥职能优势、资源优势,加大对留守群体的物质帮扶和精神关爱。
  二是基层政府组织要坚持党员干部带头,发挥示范引领作用。通过“结对子”、“手拉手”等方式,建立起联系帮扶工作机制,定期、不定期上门走访,了解留守群体的问题、困难,帮助他们办实事、解难题。
  三是教育部门要严格落实工作职责,促进留守儿童健康成长。严格执行义务教育制度,确保农村留守儿童不因贫困而失学;要定期开展心理问卷咨询、电话访问和上门家访等工作,及时了解留守儿童思想动态,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加强师资力量建设,通过定期、不定期培训,提高教师队伍专业教学素质和职业道德素养;做好在校留守儿童的安全管理工作,帮助他们掌握预防意外的安全常识;建立落实辍学学生登记、劝返复学和书面报告制度,劝返无效的,要依法采取措施劝返复学。
  四是财政部门要加大资金投入,搭建关爱服务平台。一方面要加强硬件设施建设的资金支持力度,通过依托村党员群众服务中心、村级组织活动中心等场所,设立农村留守人员关爱服务中心;另一方面要加强软件服务水平,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聘请一批专业服务人员,为留守人员提供相关服务、培训和辅导。例如:汀祖镇下门村,通过成立留守人员活动中心,并配置人员设备,有效地满足了该村“三留守人员”的文体休闲生活需求。
  五是群团组织要发挥组织优势,关爱服务留守群体。通过发动青年志愿者成立关爱服务队伍,为农村留守人员提供生活照料、精神慰藉、医疗康复和法律援助等方面服务;利用“三八”妇女节、“六一”儿童节等开展主题日活动,走访慰问农村留守人员,向他们献温暖送爱心,营造关爱帮扶农村留守人员的良好氛围。
  第二,引导社会力量,不断拓宽关爱渠道。
  一是要加强舆论宣传引导。通过树立模范典型、爱心大使的形式,大力宣传他们的先进事迹,鼓励有爱心、有能力、有意愿的企业家投身于关爱农村留守群体的事业,推动一批类似武圣村阿婆餐厅、张远村中兴土地综合服务专业合作社等项目。
  二是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通过加快培育社会专业服务机构、公益慈善类组织、志愿服务组织,加强行业执法监管,引导它们实现制度化、规范化、专业化运营,并帮助对接服务购买渠道,为农村留守群体提供关爱服务,改善生产、生活环境,让农村“三留守人员”感受到全社会的爱心。例如,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学习借鉴华容区武圣村“阿婆餐厅”的做法,通过个人缴费、集体补贴与社会赞助的方式,为农村留守老人开办集体食堂,为农村留守老人集体活动提供条件与场所和生活方便。
  (二)建立健全农村留守群体救助服务机制
  一是要健立事前关爱评估机制。各级基层政府组织每2年要组织开展一次留守群体现状评估,民政、妇联和团委等部门要根据监测评估情况,及时协调相关部门,共同采取有针对性措施,实施关爱、排除隐患。
  二是要建立事中强制报告机制。基层政府组织、学校、社会救助管理机构等,如在工作过程中发现有农村留守群体受到不法侵害、意外伤害等情况,导致身体或精神受损的,应当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告,并提供法律援助等相关帮助,及时跟进反馈相关处理进展情况。
  三是要健全事后应急处理机制。对留守老人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或履行不到位的,要及时联系子女进行劝导,宣传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对拒不履行赡养义务的,要通过采取法律途径等手段强制执行。对留守儿童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责任或监护落实不力的,要及时联系监护人进行训诫,要求认真履行监护责任;对拒不履行者,要联系留守儿童父母立即返回或确定新的委托监护人;对联系不上父母的,要将留守儿童及时就近护送至社会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进行临时监护照料,并通过其他途径继续联系其父母,直至取得联系。对留守群体遭受家庭暴力、意外伤害等情况,导致身体、健康受损的,要积极协助公安机关就医取证、鉴定伤情、立案调查,并要求近亲属、村民委员会负责人等帮助其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依法维护留守群体的合法权益。
  (三)加强源头治理消除农村留守群体现状
  一是要大力发展地方经济,引导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我市在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同时,要大力发展地方与区域经济,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业、电子商务等能大量吸纳劳动力的服务型产业,避免城镇化建设中的“产业空心化”现象,为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营造良好环境。
  二是加强就业创业扶持力度,提升农民工发展空间。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等相关部门要加强对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优惠政策的宣传力度,并联合农业局、林业局及水产局等相关部门为农民工提供多层次的就业创业技能培训和科学技术指导,有针对性的推荐用工岗位信息或创业项目信息。银行、政府投融资担保公司等金融机构要灵活创新金融工具,为农民工拓宽融资渠道,解决他们创业过程中的资金问题,通过提升农民工发展空间,鼓励他们回家乡创业。
  三是加大相关政策倾斜力度,促进农民工市民化发展。要大力推进农民工市民化发展,对于符合落户条件的农民工,相关部门要在规定工作时限内完成其本人及家庭成员的落户手续;对于符合住房保障条件的农民工,要及时纳入保障范围,通过提供公租房、廉租房或发放住房租赁补贴等形式优先予以保障。对于符合入学条件的适龄农民工子弟,公办义务教育学校要积极予以接纳入学,保证他们能和城里孩子一样,平等地享受城市公共教育资源,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
                                                 政协鄂州市委员会
                                                   2016年8月31日

20426 内容页访问计数